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标准

关于民事再审制度的一些缺陷与完善

来源:合肥市门窗幕墙协会   发布时间:2011年9月19日  浏览次数:2252

     

       关于民事再审制度的一些缺陷与完善
              安徽原声律师事务所律师傅成林
民事再审程序是人民法院对已审结的案件,发现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有错误,再次进行审理而适用的法定审判程序。是第一、二审程序后法定补救审判程序。再审制度的实施,应该说有利于保障人民法院院长和上级人民法院行使审判监督权;有利于保障人民检察院行使法律监督权;有利于严格执法,维护人民法院判决、裁定和调解书合法性、严肃性;有利于纠正错案,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它在诉讼体系中是一个不可或缺且极为重要的诉讼程序,是一个真正起着终局裁判地位的诉讼程序,它的完善与否直接关系着一个国家法律公正在实践中的落实与否。客观地讲,我国的再审制度自存在以来,在不断完善的过程中,为广大民众提供了一个追求公平正义的平台,在纠正审判失误及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人们法治观念的不断健全,我国当前的民事再审制度,无论从法理的角度还是从司法实践的角度来看,都存在着一些缺陷,并不十分完善,特别是无限制的反复再审,严重的威胁了法律的权威性和终局性,而且也极易导致权力的滥用,不能达到最初设置再审制度的目的。
一、现行民事再审制度的缺陷
首先,在启动再审程序方面,当事人申请再审当前并不完善。
第一,当事人申请再审的证据在实际操作上有一定难度。在新证据上,且不谈新证据当事人能否顺利取得,就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方面,能否推翻原判决裁定,只能由法院继续查清事实的基础上才能有预计的可能性,只有一方当事人在手的证据,一方当事人认为足以推翻?还是法院凭着一份未质证的证据材料就能判断能否推翻原判决?恐怕法院的自由裁量权过大了,扩大到事实认定的自由上去了,很容易造成对案件事实的蒙蔽,因此,在实际操作中,对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新证据的判断方面,显然有一定难度。第二,当事人申请再审被架空。从法理角度来讲,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是启动再审程序的主要方面。但在实践中,由于行政权力的滥用,民众的弱势群体地位,申诉的过于泛滥等等原因,当事人申请再审已经趋于形式化,被法院决定再审和检察院的审判监督所架空,当事人只能通过其他非正常方式来求取公平,助长了不正之风,阻碍了当前法治的健全与发展。
 其次,法院决定再审违反了诉讼法中的处分原则。
在诉讼法中,处分原则是指“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对自己享有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有权自由支配”。在民事诉讼法中,本级法院院长发现原审生效判决、裁定确有错误,可以决定再审,这样当事人对于该案件该有的处分权在无形中就被剥夺了。
二、针对这些缺陷的完善与思考
现代民事诉讼的基本原理要求,民事再审制度作为受到二审终审瑕疵裁判的特殊救济程序,其目的不是否定二审终审已经确定的生效裁判,而是在保障已生效的法院裁判既判力的前提下,对受到瑕疵裁判的当事人予以特殊救济的非常“上诉”制度对此,日本法学家在阐述大陆法系国家的再审制度时颇具代表性,“再审是当事人对已经确定的判决以诉讼程序上有重大瑕疵或作为其判断的基础资料里有严重缺陷为理由,请求撤销该判决并且恢复已终了的诉讼,进行重新审判的、非常的不服声明的方法。”判决被确定后,如仅仅因为判断不当或发现新的证据就承认当事人的不服声明,则诉讼是重复不断地的;但另一方面,从作出正确、公正的裁判的理想来说,不管有什么样的瑕疵一律不准撤销已确定的判决,又是不合理的。于是,法律规定在判决里有特别重大并且对当事人也有严重瑕疵时,应准许再审。他们认为:“无论审判能够怎样完美地实现正义,如果付出的代价过于昂贵,则人们往往只能放弃通过审判来实现正义的希望。” 故笔者认为,我国民事再审制度的价值基础,应摒弃以国家本位主义为基础出于行使审判监督权的目的而设置再审程序的价值取向,而应重新定位于受到二审终审瑕疵生效判决的当事人基于其自身受到的特别重大的损害而向作出终审裁判法院的上一级法院提出非常上诉的权利救济程序制度。‘
(一)严格再审之启动程序
      首先,取消法院依职权发动再审程序的方式。
法院依职权提起再审不符合诉讼机制的内在要求,违反了诉讼法的处分原则,且法院本身完全可以依其系统自有的审级制度来保证案件的公正审理,对法院来说,其主要精力应当在其审级体系内控制好案件的审理质量,而不是寻求、依靠审级以外的其他补救程序来实现法律的正义。如果继续保持法院发动再审的权利,会逐步削弱审级制度的程序保障价值,甚至使审级制度流于形式。故笔者建议,取消法院发动再审的职权,断其内部纠错的后路,使之将更大的精力放在加强法院队伍建设,提高队伍素质,保证案件质量上。
其次,建立完善当事人申请再审的启动机制。
现行《民诉法》对当事人申请再审权的规定,是对当事人诉权的完善和补充。但立法对当事人申请再审的内容规定尚有欠缺,还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完善。第一,对当事人再审申请的审查,应给予必要限制,一是再审应当首先维护二审终审的法律地位,维护审级制度的完整。民事案件当事人经过一审不上诉至二审,则表明承认一审裁判之法律效力,也体现了当事人私权自治的理念,如果允许对一审生效裁判进行再审,那么将极大破坏上诉审应具有的法律地位,故笔者认为,应当把不经过二审不得再审作为一项再审原则确定下来。第二,现行《民诉法》未对再审申请的立案审查作出时间规定,往往导致当事人的申请提出后便无下文,严重危及当事人再审申请权的实现。笔者以为在这方面,可参照一审程序的规定,“法院在收到当事人的再审申请后应当在7日内作出是否立案的裁定”,从而为当事人行使再审申请权提供程序保障。三是现行《民诉法》第184条规定,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在裁判文书生效以后二年内提出。这一时限规定太长,不够合理。申请再审的时间过长,不但对经法院判决而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的稳定性构成极大威胁,同时也使法院对案件的再审产生困难。从其他国家有关当事人申请再审的规定来看,大都比较短。故笔者建议,可以把申请再审的期限定在30日内比较妥当。
      最后,明确再审之裁判终局地位
      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不能长期处于一个不稳定状态,反映在司法审判上就是诉讼不能无止境。对这个问题,不仅我国司法界普遍关注,而且国际社会也非常关注,许多国外法学人士担心的不是中国的司法是否公正,而是中国法院到底有没有终审裁判权。“一个有效的司法制度的重要因素是其判决的权威性”,裁判的终局性是裁判权威性的前提,很多国家对再审都采取了极为慎重的态度,将其作为补救错误的非常救济渠道,对再审加以了严格限制,正因为如此,再审的终局性才得以维护,法院权威才得以保障。正如一位美国大法官所言:“我们能够作出最终判决,并不是因为我们判决正确,相反我们之所以判决正确,是因为我们享有终审权”。而我国再审的现状是,原本具有终局裁判的审理被过多过滥的再审无休止的推翻,当事人对于已不利的裁判不予尊重,而是寄希望于通过不断地再审达到目的,总是把希望寄托在下一次的审判上,法院由此也形成了“越想通过再审的方式追求个案公正,司法权威就越受到挑战”的两难悖反境地,这个悖论的形成根源就在于对裁判终局性的认识不够。在保证法院裁判终局性和当事人合法权益方面,有时法院裁判终局性的权威更值得保护。为此,笔者建议,重构再审之裁判终局地位时,应考虑以下几点:一是提高再审门槛,以二审终审为基本诉讼原则,一般案件不许再审,且再审必须向作出终审裁判的上一级法院提出。二是限制再审次数,民谚有云“事不过三”,解决民事纠纷,经过一审、二审,到再审就应当终局了,不得对经过再审的案件进行再次审理,以确立再审之终局性法律地位。
     民事再审制度的重新修改是一项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的内容很多,甚至包括整个民事诉讼的基本法律框架以及相关的宪法原则。笔者理论水平有限,不自量力,尽已之力列出上述文字,意在抛砖引玉,为民事再审制度改革略尽绵薄之力。

 

版权所有 © 合肥市门窗幕墙协会 皖ICP备17004570号   协会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大溪地天籁轩18栋402
联系电话:0551-64284819   网站地址:http://www.hfmcxh.com   E-mail:hfmcxh@126.com   联系人: 赵先生